路过

浪来的时候
把我的骨灰葬在海上
我生于波涛、飘过重洋
本该四海为家

乌石塘的呼吸可曾打湿
海鸟孤单的翅膀
汹涌的波涛
谁的灵魂就此埋没
留不住半点沉默的烟花
依稀记得
那个出发的下午
温和而柔软的时光
只是
在那风帆升起的刹那
离开的人便早已
忘记了离开的味道

看那远方
灯塔照耀着蓝色的故乡
礁石
承载了多少回忆
踏过亘古沧桑
年复一年断不掉的是浪的拍打
直到——
它升起作高山或是一座小岛
抑或破碎成沙

不要和水手
讨论岸上的美好
他们的归宿早已写好
就让它过去吧
一切的快乐和悲伤
我只是一个过客
踏过人间和不属于自己的繁华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