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去

那是敦煌的大漠扬起的风沙
一湾泉水酿作十年的人海茫茫
那是红色的山脉张开的臂膀
玉门关指着西去的方向
那是矗立在戈壁上的城堡
五彩的石头绽放作玫瑰的模样
那是胡杨树下无人过问的枯骨
看不见的河水奔向远方

苦难和孤独在人间流淌
欲望的火光又一次焚毁了长安的晚霞
十年又是十年
那场梦始终弥漫着黄米饭甘甜的味道
而在那一线甘甜的慈悲里
遥远的长安被金光笼罩

All posts

Othe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