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爱情、死亡

(一)

七十年,我出生,然后死去
温柔的海风吹拂过荒芜的坟茔
肉体埋葬在远方的泥土
而魂魄,会随着八月的潮水回到故里

故乡啊故乡
她是我写下的三两句荒诞的词藻
无法描摹的悸动藏在心中的远方

(二)

仓促、辗转、惊鸿一瞥的瞬息
转瞬即逝的心动消散在指尖的犹豫
飘渺的爱情藏进飘渺的梦
而梦里的远方只有故乡长明

故乡啊故乡,那一盏长明的灯火
是鲛人的眼泪燃烧在我的坟头

(三)

或许这世间有一万种不同的相遇
而我在轮回里经历了一万次不同的别离
海岛的冬夜,或是江南
一场温柔在记忆里的小雪

或是另一种冬夜和另一种漂白了整个人间的雪
我流浪的人间,只有一种被大雪漂白的沦陷

(四)

腐朽的肉体被烧成灰烬
我的遗骸会被丢进哪一个
标好了价格的土堆

谁来收敛我的骸骨
谁在碑上刻下我的生平
谁会从远方赶来,在我的灵前哭泣
谁会用故乡的黄土覆盖我的坟茔

(五)

我收敛了我的骸骨
我宣告了我的死亡
我焚毁我的诗歌,再把灰烬撒在风里

那些无病呻吟、或是妙手偶得的叹息
哦,它们如殉葬的奴仆
骨灰散在风里,回忆无人问津

(六)

墓志铭,我如何出生、如何死去
我流浪的远方,我思念的故乡

没有华丽的修辞
没有空洞的韵脚
黑色的石碑只记载远方和死亡

(七)

爱情啊爱情
它或始于一次回眸,或终于一声叹息
亲吻、拥抱,还有依靠的肩膀
那些相濡以沫或是在江湖两忘

它是孤独的魂魄飘在了一起
把飘渺的远方唤做回不去的故乡

而那海上的风呀
她总会从一处无名的波涛升起
从故乡,吹到一切故事的终局

(八)

故乡啊故乡,故事连在一起
我存在的痕迹、我出生的证明
七十年,海上的桃花开了又谢
而每一次大海的呼吸都轻拂过我的脸庞








全部文章



其它页面